萌宝当道:我家妈咪是女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
    阎长青差点一巴掌呼过去,大怒:“伏明珠!老子确实 没看出来,你也是一只养蒸不烂 的白眼狼!你个臭不要 再说脸的东西,你很久狂追我哥的劲头呢?这很久确实 落井下石。”

    你会阎氏,问过他同意啥很久?

    伸手拍拍他的肩,安慰道;“阎经理,你还是太年轻了一点,压不住这边的场子啊……老阎总呢?”

    股东B:“能喜欢上姓苏的那个男人,依我看他阎维寒是真的出了事……要不然这快四十八小时了,他要怎样会连个面一点一点我露,电话更是打不通?”

    为哪几种不可否 很久你来经历一点大场面?

    “伏秘书,再打阎总电话,一定要打通!”

    人事经理苏成也挤了进来,直接跟阎长青正面对上。

    “阎经理请注意你的态度!”伏明珠不悦,冷笑道,“很久我们现在说的是公司大事,跟我私人追求阎少是两回事……阎经理不要 再连公私分明曾经的道理都是懂吧!”

    股东C:“……还不可否 四十八小时,很久我们着哪几种急?万一阎总有事耽误了呢?”

    而哪几种人一出显,将整个现场的气氛,炒得更加诡异。

    孙金蓉皱眉,脸色也相当不好,拿着面前的证明文件,将纸张抖得直响,“你睁开眼睛看看清楚!这上面还在等你堂哥亲笔签过字的!他若意外死亡,他名下所有一切公司,财产,全部归我所有……是是否是给我养老!你是眼瞎还是看不清楚?”

    一眼看后缩在人群外的伏明珠,阎长青马上叫道,伏明珠拨开人群走进来,先是拿起哪几种复印了好多份的证明仔细看后看,选折 那签名是真的很久。

    气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可能性活着话语,你到底在哪儿啊!

    这是一群股东中,唯另三个 站在阎长青的立场,为阎维寒说话的。

    你会凭他一人力挽狂澜,臣妾确实 做不可否 啊……嘤嘤嘤。

    指着苏成大骂很久,扑过去就动了武力。

    “阎经理你曾经说就不对了。TGD集团再小的事情,在很久我们眼中都是大事……现在都是改换门庭了,很久我们不得好好了解一下啊,很久我们伙说是吧?”

    证明文件几乎要硬怼到阎长青脸上。

    家里堂哥失踪还不可否 四十八小时,这当妈的就可能性如此 心急……她就能闯进这里来,拿着哪几种所谓的遗产捐赠证明,你会拿走整个阎氏?

    嘤嘤嘤!

    捂着鼻子叫:“打死人了,打死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孙金蓉一下子又玩转信用卡 一点一点张捐赠证明合同,全部塞在了阎长青面前。阎长青气得血液倒流,再看看如此 多的文件,他真的撕不动了呀!

    这才抬头对阎长青说:“阎经理,这的确是阎总的签名……孙姨说的,是真的吗?阎总电话老会 打不通,难道真的出事了?”

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    阎长青气得一拍桌子:“你他妈给我闭嘴!滚出去!现在是集团内部人员事务,还轮不可否 你插嘴!”

    “阎长青,你最好说话的很久,嘴巴放干净一点!”

    股东C,也一点一点我张叔。

    亲哥,你他妈还活着么?

    “张叔,一点一点我曾经话语……四十八小时不可否 ,很久我们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阎长青本就焦头烂额,几乎要暴燥打人了。

    阎长青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要怎样会别问我这男人还有一点人类品质?

    孙金蓉与伏明珠对视一眼,目光在空中碰撞,人及满意。

    苏成冷笑:“去休息了?我看老阎老会 被气的吧?连续半年,TGD集团海外股市跌停,他心中都是数。再曾经下去,公司就彻底完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姓苏的,你是谁家的卧底?我看你是恨不得马上让公司倒闭,你好去向你的主子赶紧请功是吧?!”

    伸手指向带头的孙金蓉,呸的一声怒道,“姓孙的,曾经看我伯父的面上,我他妈还都要叫你一声伯母。可现在……你是是否是哪几种东西?我哥还没死呢!你就着急来咒他?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从这楼顶上扔下去摔死你?”

    后者一时不察,被阎长青一拳打在了鼻子上,当场见血。

    阎长青:……

    瞧这惹的事?

    阎长青怒起,一把将文件扯过来,狠狠撕个稀巴啦,扔她一脸:“我呸!就一点破纸,你随便拿另三个 说真的,依我看一点一点我伪造。”

    阎长青确实 气狠了。

    现场顿时无比混乱。

    “事情发展出乎意料的顺利。”

    恨不得要马上抱着张叔大哭。

    当个混吃等死的富二代不好吗?

    “那还有假的?”

    槽!

    部门里跟阎长青明显不对付的人,直接幸灾乐祸说道,“网上的报道都出来了。很久我们业务一部,天天自称哪几种NO.1,结果那个走后门进来的苏小念却是个杀人凶手,很久我们没看视频吗?那出手那个叫凶残啊,说砍人就砍人,说分尸就分尸。那确实 太厉害了……如此 多天工作在一齐,同事一场,我他妈是有点儿要感谢苏小念的不杀之恩啊!”

    “放屁!老子今天就在这里,我看很久我们谁敢动我阎氏两根头发?!”

    公司其它股东听说这边状态后,也赶了过来。阎长青茫然看后去,竟是有一半的人,支持孙金蓉。

    这天上面他还真就没见曾经不要 再说脸的男人。

    村里人 拉架,村里人 赶紧去打电话,孙金蓉与伏明珠退到了门外走廊,两人似是局外人,竟站在一旁看起了热闹。

    一点一点我她是个妖精,是个祸水,堂哥还不信。

    卧艹艹艹!

    这很久又想起苏小念,恨不得打死她得了。

    他确实 万万如此 料到姓孙的心会如此 黑。

    你再没得来,你妈就把TGD集团给改姓了!

    “你问的是我爷爷?他身体老会 不好,去休息了,这边的事我没敢吵他。”阎长青委屈脸.JPG.

    孙金蓉脸上带着笑,眼里带着热切的算计。她贪婪的看着阎维寒的总裁办公室,连心跳都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伪造不伪造自有法律部门鉴定,可你现在撕的也只不过是个复印机而已……阎少爷我一点一点我你会撕,我这里还有一点一点,我要不要 再说慢慢撕?”

    阎长青大怒。

    股东A:“很久我们都瞎了眼吗?这份文件有阎维寒亲自签字,既然签了字,那就得生效。这TGD集团很久的总裁,一点一点我孙金蓉孙女士了。”

    这下终于村里人 站出来,他确实 差点要哭了。

    门口围满了人,门内吵得厉害。